当前位置:

首页> 观点>正文

陈金雄:移动互联网医疗新格局

信息来源:     作者:陈金雄    发布日期:2016-06-02

移动互联网的本质是使人与人、人与物以及物与物的连接方式发生改变,让连接无处不在。这种连接方式改变引发的各种关系的重组、优化,带来了大量创新机会。医疗作为传统行业之一,基于移动互联网、可穿戴设备、云计算和大数据等新技术与新商业模式的结合,正全面颠覆我们以往对医疗健康的认知结构。

 
移动互联网医疗发展脉络
 
2014 年被业界普遍认为是中国移动互联网医疗的元年,开始发展并不迅速。阿里支付宝未来医院在 2014 年 5 月推出,至 2014 年底只有 37 家医院加入,且加入的医院使用频次也非常低。2015 年以来,移动互联网医疗发展速度明显加快,尽管争议不断,始终没有影响其前进的步伐,几个标志性事件奠定了发展的基石。
 
1.“互联网 +”国家战略的提出
 
2015 年全国两会,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制定“互联网 +”行动计划,推动移动互联网、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等与现代制造业结合,促进电子商务、工业互联网和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引导互联网企业拓展国际市场。报告把“互联网 +”发展提高到国家战略高度,打消了政府部门、医院和企业对发展移动互联网医疗的疑虑,吹响了发展的号角。
 
2.“互联网 +”行动计划的推出
 
2015 年 4 月,国家卫生计生委新闻发言人明确表态,不允许在互联网上开展医疗诊治工作,尽管目的不是禁止而是规范互联网上的医疗诊治业务,还是给一些开展互联网诊疗的医院带来很大压力。到了2015 年 7 月 4 日,国务院发布《关于积极推进“互联网 +”行动的指导意见》,明确提出要推广在线医疗卫生新模式,“互联网 +”行动计划的推出,更是从政策上为移动互联网医疗的发展注入了一剂强心针,提供了更加宽松的政策环境。
 
3.“互联网 + 医疗健康”概念的提出
 
“互联网 + 医疗健康”是国家“互联网 +”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2015 年8 月 6 日,在苏州召开的“2015 中国卫生信息技术交流大会”上,国家卫生计生委首次提出“互联网+ 医疗健康”概念。国家卫生计生委统计信息中心主任孟群对“互联网 + 医疗健康”给出明确定义:“互联网 + 医疗健康”是以互联网为载体、以信息技术为手段(包括通信 / 移动技术、云计算、物联网、大数据等),与传统医疗健康服务深度融合而形成的一种新型医疗健康服务业态的总称。“互联网 + 医疗健康”是以人为中心的闭环健康管理。
 
4. 第二届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召开
 
2015 年 12 月 16-18 日,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在浙江乌镇召开,习近平总书记出席大会并致词。他指出:“乌镇网上医院、智慧旅游等,是中国互联网创新发展的一个缩影,也生动体现了全球互联网共享发展的理念”。
 
另外,2015 年以来公立医院改革明显加速,分级诊疗、医生多点执业、医疗市场开放、付费机制调整等政策推出对实体医院特别是公立医院造成一定影响,使其有了危机感,有一定意愿去拥抱移动互联网,也从另一层面推动了移动互联网医疗的发展。
 
从以上这些大事件可以看出,移动互联网医疗是典型的“政策市”,政策对其的推动作用非常明显。
 
移动互联网医疗发展态势
 
我国移动互联网医疗经过两年左右的发展,呈现一些新局面,其发展态势具有以下一些新的特点。
 
1. 互联网医院如雨后春笋般涌现
 
乌镇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以后,移动互联网医疗呈加快发展之势。除乌镇互联网医院外,浙江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武汉市中心医院、广东省医院协会、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温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等医疗机构都先后推出互联网医院或云医院。在此之前,仅有一些零星的医疗机构开展互联网诊疗业务,如依托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建立的广东省网络医院、宁波市卫生计生委牵头建立的宁波云医院等。
 
互联网医院通常有以下主要功能。
 
(1)网络医生服务。通过网络就诊点(大型连锁药店、社区诊所、农村卫生室等)直接和在线的网络医院医生通过视频、语音、文字及穿戴设备等完成就医过程;医生根据患者病情开具处方,患者在药店或社区医疗中心拿药,完成就诊过程。患者不用去医院就能享受到医生服务,免去在医院排队等待的不便。省、市、县网上医院通过接诊点为基层
医疗机构提供医疗服务支持,包括疑难病例会诊讨论和急诊急救指导等业务。
 
(2)网络分级诊疗。以省级三甲医院作为省级网络医院和省级诊断中心,市县人民医院为区域网络医院和诊断中心,所属乡镇卫生院、村卫生室为网络接诊点,构建省、县、镇、村医疗服务一体化分级诊疗模式。通过信息平台,在省级医院、市县医院、乡镇卫生院、村卫生室之间提供双向转诊、预约检查、检验信息报告和处方共享、会诊等服务,
实现省市县镇村多级联动“四个一体化”,即网络信息一体化、医疗技术一体化、辅助诊断一体化、专业培训一体化。
 
(3)网络远程诊断。由市县区域诊断中心及省诊断中心提供远程影像诊断(X 线)、远程心电诊断、远程检验诊断。相关设备配置到乡镇医院、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相关数据通过互联网传输到省网络诊断中心。省、市县网络诊断中心统一诊断,结果回传给基层医疗机构和网络医生。
 
目前互联网医院有以下几种主要形态。
 
一是依托一家实体医院开展的网络医院。广东省网络医院无疑是这种模式的典型案例。2014 年 10 月,作为首家经卫生计生部门批准的网络医院,广东省网络医院正式上线运营,在社区医疗中心、农村卫生室、大型连锁药店等地建立网络就诊点的运行模式,抢占互联网医疗市场先机。
 
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与智业互联也基于此模式合作构建了厦门市第一家互联网医院,优先开通糖尿病、高血压、肿瘤、儿童哮喘四个病种的线上诊疗服务。
 
二是依托多家实体医院开展的云医院。宁波云医院和广东云医院是这种模式的典型案例。宁波云医院是宁波市卫计委牵头,与东软熙康合作,于 2015 年 3 月推出,主要提供两种服务:一种是特定病种的签约患者直接通过“掌上云医院”App网上问诊,医生在线开处方,患者到合作药店取药或享受送药上门服务;另一种是患者在社区问诊,社区医生通过云医院平台与大医院专科医生互动,在其指导下对患者进行诊断治疗。
 
三是依托企业平台开展的互联网医院。乌镇互联网医院是这种模式的典型案例。它是由微医集团在国家互联网创新发展综合试验区乌镇创建的“网上医院”,2015 年 12 月 7 日正式成立。医院以互联网技术连接患者和医生,实现在线电子处方和延伸医嘱等功能,是乌镇互联网创新发展综合试验区的改革样板。
 
在公立医院占主体的情况下,这种纯互联网医疗的模式推广还有一定困难,微医集团也适时改变策略,转型跟大型公立医院合作。2016 年 4 月,微医集团与甘肃省第二人民医院合作成立甘肃省网络医院,以寻找更好的发展路径。最近,更宣布启动千家县级互联网医院的计划。
 
2. 医患服务系统应用更加深入
 
经过两年的建设发展,基于互联网的医患服务系统应用已非常普遍。尽管前期还局限在患者服务和支付领域,但医院已经可以把分诊、挂号、取号、候诊、检查缴费、取检查报告、药费缴费放到线上。除患者服务和在线支付,疾病预防、健康管理、疾病管理,包括轻问诊、导诊等也逐步在移动互联网上开展。
 
3. 移动支付取得新的突破
 
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邵逸夫医院通过医保卡与手机绑定实现无卡移动结算的做法很有创意。2016 年 3 月 2 日该支付平台正式发布,医院联合浙大网新,突破了医保网上支付难题,使省医保患者可用手机 App“医快付”医保付费。

武汉市中心医院更进一步,在全国首家推出“人脸识别”医保支付,患者在家也能完成看病缴费,就医流程变得更加安全、快捷。据了解,在刷脸功能背后,有强大的人脸识别技术做支撑,根据人一生当中不会随着年龄变化或不会发生太大变化的面部特征进行精确核算。为保证医保账户的安全,医保在线支付需要银行卡金融身份 + 公安身份证信息 + 医保身份信息三重比对确认身份;采用基于人体生物学特征的人脸图像识别技术,传输过程信息加密;集成到医院统一移动互联网应用 App,全流程无缝联通。
 
4. 医疗 O2O 闭环逐步形成
 
一方面,实体医院拥抱移动互联网,建设互联网医院。另一方面,互联网医疗也开辟线下诊所,并跟医药企业全面展开合作。如春雨医生与阿斯利康、辉瑞与杏树林先后达成战略合作,打通从健康管理、网络问诊、导诊、候诊、诊断、治疗、移动支付、电子处方、药品配送等全部环节,整个就诊完成了 O2O 闭环。
 
5. 新技术应用有新进展
 
移动互联网医疗从来都不只是手机+WiFi,而是一个由物联网、可穿戴设备、信息采集、大数据、智能医疗、精准医疗等多个概念组成的大生态链。新的技术如可穿戴设备、智能机器人、大数据和虚拟现实等对移动医疗的推动作用不可小视。前几天,梅斯医学发布了国内第一款虚拟现实在线诊疗系统并正式上线。
 
对移动互联网医疗发展的思考
 
1. 领导重视
 
医院互联网应用特别是网络医院建设,需要对原有业务模式、流程、架构和组织管理等方面做出重大调整,没有领导的高度重视,很难有效推进。以温州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为例,陈肖鸣担任院长后,利用新医院整体建设和搬迁的契机,全力打造医院信息化建设,优化医院诊疗流程,取得了非常好的效果。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田军章院长则亲自筹划网络医院建设,对网络医院定位、功能和运营管理如数家珍,甚至对网络医院面临的法律和政策风险也了如指掌。
 
2. 理念先行
 
只有真正树立“以病人为中心”的服务理念,互联网应用才能有效落地。上海市第一妇婴保健院通过成立患者委员会和“直说”功能,建立患者与医院的沟通渠道,倾听患者意见建议。
 
3. 打破常规
 
互联网 + 医疗发展时间短,目前还处于探索阶段,没有特别成熟的业务和商业模式,但速度很快,要边做边探索,
逐步完善,因此必须要打破常规、大胆探索。
 
4. 组织保证
 
互联网的深入推进必须要有组织架构的变革。如上海市第一妇婴保健院成立了市场与患者体验部及患者委员会,在门诊部下面成立服务中心;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成立专门的网络医院来运营管理;温州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成立患者服务中心来统一规范患者服务。
 
在信息系统推进和落地方面,上海市第一妇婴保健院段涛院长的体会是:以文化引领,打造以“以病人为中心”的理念和文化氛围,从大处着想,从小处着手。温州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则结合绩效评价来推进信息化落地,如床旁结算功能,使护士在病房即可结算,病人也可到收费处窗口去结算,并把结算作为工作量列入绩效,引导护士积极在床旁为病人提供结算服务。
 
(来源:《中国数字医学》 作者:陈金雄《迈向智能医疗》与《互联网 + 医疗健康》主编;南京军区福州总医院计算机应用与管理科主任;全军医院信息化研究与技术支持基地主任;中国研究型医院学会医疗信息化分会副会长;中国医学装备协会数字医疗技术分会副会长;中国医药信息学会电子病历与电子健康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阅读原文